白小姐一码中特吗

世界第一大眼鏡生產地的焦慮與機遇

0
2019-04-10 來源:財經V刊

 下了火車,抬頭就能看見相鄰矗立的新舊兩棟眼鏡城。

 

一排又一排的眼鏡店鋪,金子招牌閃得晃眼,有“史無前例打骨折”,也有“特價再打折”、“就是這么優惠”。

 

這里是丹陽。5萬人在全力賣眼鏡。

 

 

火車站附近眼鏡城城際通道,對面是丹陽眼鏡城

 

丹陽,江蘇省南部小鎮,離上海一個半小時車程,以眼鏡生產批發基地聞名于世。

 

據新華社統計,在不到百萬常住人口、僅千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丹陽坐擁眼鏡相關企業1600多家,從業人員超5萬人。官方數據顯示,丹陽年產量3億多副的光學玻璃以及樹脂材料的鏡片占到了全球每年總量的40%,國內市場的70%,為世界第一大鏡片生產基地。

 

時隔多年這片土地的眼鏡生意怎么樣了,賣眼鏡的人怎么樣了?前段時間我們走進丹陽,觀察了三天兩夜。

 

兩重冰火

 

新舊兩棟丹陽眼鏡城大樓高高聳起,彼此相隔50米,樓中走動著零散的人群。

 

 

新眼鏡城

 

 

舊眼鏡城

 

眼鏡城附近,是一些老舊矮破的門面,多數打著眼鏡產品批發門店的招牌。

 

隨意走進街邊一家門面在不足15平米的店內,鏡片產品一層層疊加堆滿,寫著只有行內人才懂的數字標記。

 

你們格外看重品質的鏡片,散亂在丹陽市場角落。因為太平常了。

 

店內,商家與小批發商們背擦背地走過貨架,根據型號迅速取拿產品;拿到貨的小批發商們,正蹲在地上清點貨品,裝在塑料袋里后,結賬走人。

 

芳芳眼鏡培訓中心開在舊眼鏡城后門。一位個子不高、約莫30多歲的女老師在給學員上課:

 

“很多外人一聽說新眼鏡城,以為里面是剛做眼鏡生意不久的商販。實際上他們起碼做了十幾年生意,很多已經是二代、三代生意人,家里開廠。”

 

小編了解到:丹陽新眼鏡城以批發為主,舊眼鏡城則以零售為主。

 

下午三點多,新眼鏡城空空蕩蕩,簡陋蒙灰的貨架,雜亂堆砌鏡架的臺面,擺滿配件的店鋪,門外角落擺放的快遞盒。

 

 

雜亂堆砌鏡架的臺面

 

快步搭上一位行人,他是做淘寶老花鏡生意的,正拿著塑料袋、進貨單、急匆匆奔向紅金玉老花鏡批發店。

 

他向店主換一批有瑕疵的貨,店主坐椅子上懶洋洋的用手撐著腦袋,“哎呦,都是老客戶了,你自己看著拿吧!”

 

店主許丹,40多歲,微胖,土生土長的丹陽人。她接手父輩老花鏡批發生意十幾年了。

 

十多年來,許丹從賣眼鏡的小女孩,變成了賣眼鏡的中年胖女人,生意也愈發窘迫。“你看你用蘋果手機,我用的什么手機,現在生意難做的啦。”

 

 

許丹的老客戶上門拿貨

 

許丹知道,現在全國都有批發市場,互聯網又發達,很多客人都不來丹陽了,生意不好做,維護老客戶很重要。

 

她并不打算開辟網絡渠道,“就我一個人,老客戶的生意都做不過來了,我也不會弄淘寶。就這么著吧,反正比打工肯定是強的。”

 

她這么一說,生意似乎沒那么不堪。

 

眼下的情形像是冰火兩重天,就看怎么定義生意好做不好做。小編走訪下來,眼鏡城還有不少人和許丹一樣一邊抱怨生意難做,一邊又說忙得很。他們現在所謂的“難做”是相對以前的鼎盛時光。

 

新眼鏡城二樓立正光學眼鏡店裝修精致,玻璃柜面一塵不染,鏡架整齊擺放,這是一家溫州商人鏡架批發店。

 

遵循溫州商人代代傳承的風氣,王原追隨舅媽做生意,看不出今年才26歲。他能說會道,經常全國各地跑批發訂貨。

 

“我們只做高端鏡架生意,貨源從深圳代工廠定制,批發價從幾十到180不等。”去年,王原的眼鏡店毛利穩定過百萬,“生意不錯。”

 

據他透露,他們批發180元的眼鏡,零售店起碼賣到上千元。

 

 

王原店內產品

 

而在三樓一家低端鏡架產銷批發店內,我們真正見識到上游生產鏈端的暴利。

 

以店內熱賣產品復古鏡架為例:成本9元,批發最低16元,零售市場200元起步。店主馬翔打趣:“沒準你在一樓零售店買的鏡架就是我們生產的。”

 

滴滴司機曾提醒我們:“丹陽眼鏡市場水很深,一副眼鏡利潤翻幾倍,別說外地人,就是丹陽本地人也摸不透。早些年丹陽很多人就靠眼鏡發家,外地人要真過來買眼鏡最好帶個行家。”

 

芳芳眼鏡培訓中心老師解釋:“眼鏡是個低頻次消費品,有時候一天只能賣出去幾副,所以零售一般要翻到成本價十倍以上賣。高利潤是為了對沖房租、成本、員工工資等開銷。”

 

 

下午四點左右快遞小哥陸續過來收取快遞

 

下午四點,眼鏡城商家開始陸續打包快遞,快遞員收取各家門口堆放的快遞。在新眼鏡城側門,長途快遞車在等著他們,每天包裝好運往各地。

 

往日時光

 

從上海到丹陽,一個半小時的高鐵車程。當我們走進丹陽,實際上走進了它30余載的歲月里。

 

上世紀80年代初,丹陽眼鏡市場一片繁榮,個體眼鏡廠、小商販生意興起,僅靠丹陽眼鏡企業供應全國眼鏡市場,批發商們都是在拿錢等貨。

 

“當年經常出現缺貨狀態,批發商們為了第一手拿到貨,都搶著給工廠交錢,交完錢工廠回去趕工生產。”趙龍生說,父親是當年批發商中的一員。

 

 

新眼鏡城負一樓丹陽視光學研究所所長趙龍生

 

趙龍生是丹陽本地人,今年60多歲了,他的店,主要經營驗光配鏡,開在新眼鏡城負一樓。

 

趙龍生在眼鏡行業摸爬滾打30余年,從十幾歲開始幫家里打理眼鏡生意,一路見證丹陽眼鏡市場發展,“丹陽眼鏡市場是一個自發性眼鏡市場,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也不是誰組建的。”

 

據他回憶,計劃經濟時代,上海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來到丹陽,因不會干農活,索性辦起了眼鏡工廠。當時市面上眼鏡貨源很少,除去上海,丹陽成了全國唯一一個眼鏡生產地。

 

 

中國眼鏡協會成立大會全體代表合影留念,1985年5月30日于鎮江

 

趙龍生對當年眼鏡市場的生意記憶猶新:“交通極其不方便,全國各地批發商坐火車來到丹陽,還要再坐車去社辦工廠拿貨,很麻煩。

 

有人在火車站附近旅館住下來,從工廠把鏡片、鏡架運過來,白天擺一個桌子放在外面,外地批發商直接到這里拿貨。久而久之,在火車站附近賣貨成了傳統。

 

為了滿足市場需求,人們自發在原來旅館后面的空地建小瓦房擺商品。據趙龍生描述,“房子隨便用磚頭茅草堆砌,矮到不如鄉下人豬圈那么高,進門必須要低頭。”

 

隨之,丹陽鄉鎮開始大肆修建眼鏡工廠,貨源越來越多。

 

1986年,車站大隊建立華陽眼鏡市場,之后雙廟大隊擴建云陽眼鏡市場,丹陽眼鏡市場迎來鼎盛時期。

 

 

華陽眼鏡市場開業典禮

 

趙龍生介紹,“那個年代遠比現在繁華。白天進貨就像過年在菜市場買菜,人擠人。到了下午、晚上,眼鏡市場打烊,這個地方吃飯的小飯店也特別多。”

 

到上個世紀末,經過四期改造,丹陽兩個市場連成一片,占地25畝,攤位180多個,擁有眼鏡經營戶500多戶,交易量超過10億元,成為當時全國最大的眼鏡交易批發市場,并開始“走出國門”。

 

 

不熱鬧的新眼鏡城

 

市場變遷多年后的今天,在這兩座眼鏡城里,有人賺得盆滿缽滿,有人被暴利引誘加入,有人半死不活撐著,有人做不下去關門。

相關新聞

版權聲明
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輕工業網” 的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輕工業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輕工業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
返回頂部
白小姐一码中特吗 重庆时时预测下一把 千炮捕鱼 北京皇家赛车pk直播 时时彩套利新技术 2018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 牛牛看牌抢庄有漏洞吗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管家婆期期六肖三码中特 牌九至尊下载入口 365在线体育投注